查看: 1892|回复: 3

我的变装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3 23: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在边缘人变装社区顺畅浏览。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查看图片和视频,没有帐号?注册

x
租下小屋后,我把置办的东西尽数搬了来,开始精心营造完全属于自己作为女性的凤巢。一室一厅一橱一卫的屋子里一应的家什都很齐备,原主人买了大房子,全换了新的,原有的陈设一点也没有变动。我打开衣橱把刚买的新衣物一件一件地挂好,把化妆品一一摆放在梳妆台上,把高跟鞋,靴放在鞋柜里,给花瓶插满鲜花,床头上摆一大布娃娃和一熊家婆,做完了卫生,洗完澡后已是傍晚了。我因工作需要经常不回家,夫人也不会怀疑,加之我们多年爱情的真挚,她也不会往别处想。我就迫不及待地变起装来。那是春夏之交的时节,气候宜人。我先穿好黑色婷美内衣,戴上黑色定型乳罩,套好黑绿白相间的底胸吊带衫再外套黑色针织短开背,下着一黑色配嫩黄色纱边纯棉高腰裙,上肢和双腿用黑色网眼连身衣加以修飾,登上黑色牛皮高跟靴,再把一条黑色牛皮树叶状宽腰带系在腰间。然后开始化妆,打了粉底涂了口红,描好眉毛,戴上耳环项链和手镯戒子。到穿衣镜前一照,嗨呀,俨然一朵醉人的黑牡丹盛开在眼前。粉都都,红扑扑的脸蛋上笑出两个小酒窝,胸前一对镶嵌在全黑中白里透红的高耸的RF被一道深沟划成两个半圆,直枪人眼球。细细的腰身,翘翘的臀部,修长的大腿,凭添了几分抚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是男还是女。这时的我已不愿去思量真假,加之,此地绝对安全不必担心被夫人发现而惹她生气,可以随心所欲,任由放肆,没有一点顾虑。因此我已完全沉浸在做女人,做美女的幸福之中而飘飘然亦。 十几分钟后才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是谁。我在屋里来回渡着步子,思考着出去走走的问题。这个地方熟人少,刚搬来住,别人不知底细,有不少有利条件,这般模样,这身打扮,出去走走不知有多开心,多惬意。但他生来胆小,最终还是没有走得出去。 好象有些累了,就想躺在床上睡会儿。可能是太疲倦了,几分钟就迷糊了。隐约中,见牛郎骑着一头水牛过来,口中说到,织女妹妹,何故不来迎接哥哥,快跟我到槐树公公那去.梦中的我不知牛郎在喊谁,细看左右并无他人,又见牛郎一直向我走来,牵着我的手道,你这个织女妹妹,为什么不理我,快去槐树公公那拜堂。朦胧中我也没有听得很清楚,希理糊涂被牛郎牵出了大门。穿过田间小道,来到一棵大槐树下,我抬头看见槐树公公那张慈祥的笑脸,可回头一看牛郎却不见了,不由惊出一身冷汗,顿时清醒过来,眼前那有田间,那有槐树,有的却是公园的那棵大榕树,四周都是游人,男女老少,熙熙攘攘,情侣成双。定睛一看自己,不仅是女人打扮,而且还袒胸露乳,一身黑色。见周围的人还未走近,赶紧把领口下沿往上提到只看得到一点点乳沟的位置,急急忙忙往回走。不巧,迎面来了一群少男少女,回避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快到要碰面的时候,一个眼尖的高个子男孩一声惊呼:"哇噻,好高啊,那来的女模特,太漂亮了。"声音刚落,一个呈扇形的半圆迅速向**拢,我只好掉转身来向另一条小路走去,幸好他们没有再尾随。可麻烦的事儿还没完。一个半醉不醉的伙子跟上了我:"妹儿,嘿,黑牡丹,等等我,耍一会儿噻。"显然是个重庆崽儿,我吓虚了,三步并为两步朝回小屋的方向奔去。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醉汉的纠缠。 回到小屋,门是虚掩着的,没有灯,我赶紧关好门,但不敢立刻打开灯。黑暗中我摸摸自己,怎么感觉都是女身,唯独那个地方变不过来。真让我十分遗憾和尴尬。 之后,我每每回忆起[黑牡丹]被牛郎牵出小屋时,既感到紧张,开心,却更加感到惬意,幸福。我感谢牛郎带我冲破了胆小害怕的搏缚,嚐到了第一次吃螃蟹的滋味。 为了再次嚐试变装外出的亢奋和满足,期盼着在外表和心理上都是女人的情况下,能平心静气地在公共场合来去自如。于是我开始按照女人的标准来训练自己的心态和举手投(5)足,包括坐姿,站姿,走姿,还练了模特走的猫步,都很有收获,唯独声音无法改变。 至此,我的变装水平已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个高度什分需要释放和表现出来,但那次被牛郎牵出以后遇到的情况就我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就很不好对付,险些弄出事端来,因此,急需找一个护卫兼代言人,既能确保安全又添不少方便。一天晚上我在小屋变装后,只有不时地照照镜子,来回走上几步,虽有快感和兴奋,但多有遗憾,想出去,可一个人又担心出差错。我忽然想起物色护卫代言人的事情,我此前已有一个人选,也是一个重庆妹儿,性情耿直,颇有男孩味道,在原来的交往中关系也很不错,且善解人意,通情达理,人也长得高挑,漂亮。人称[靓妹]。由于这些原因,我一点也没有犹疑,立马给她打了电话说有事要找她,她一听说是我要找她,就很爽快地答应马上就到按照我说的地方来了。我立刻换成男装后不久就听有人敲门,靓妹一进门就问:“你怎么在这里?”又见只我一人,她心想我是一个很正派的人,不会对她有什么邪念吧。我也看出她的心思,急忙说没担心,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我找你确有要事。嘴上在说可心里还是在打鼓,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拿出两张我着女装的照片问她认不认识这个“女人”,那靓妹看看照片又看看我,许久才扑哧一笑:“嘿,还真象呢,你是怎么搞的,这么象,又为什么要这样?”我没有想到靓妹很快就认出了我来,不过这样更省事。我就如数家珍似的,把我的那一番书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靓妹。由于我们原来的友好关系,加之我说得那么祥尽,那么无奈。使靓妹一下子从很不理解到深表同情。但又有点不太相信,我一下子就看出了她的怀疑,我说要不你在客厅里里呆一会儿,让我专场为你演出好吗,靓妹说好的,就留在了客厅,我就到卧室里去了。我急忙穿上一套黄色的紧身蘑菇套裙、连裤袜、黑色长筒高跟靴、扎好宽腰带、戴上墨镜、项链、耳环等,化好了妆,装扮穿戴整齐后来到客厅,靓妹大吃一惊。比那两张照片上的还要逼真漂亮、两个mm在紧身衣的作用下格外显眼。使靓妹更加诚服。靓妹突然说道,嘿!这下好了,我们可以手挽手地走了。我听了以后心里暗暗高兴。 靓妹的一句话我高兴了好几天。从那时开始我就运筹什么时候同靓妹手挽手在街上慢步,去享受人们特别是男人们对漂亮妹妹的那种不弃不啥的贪婪的目光。 前次我拿给靓妹看的那两张我拍的变装照看上去很一般,我感到有些遗憾,没有反应出我变装后的真实感。由于我这些天开始把原来十分隐蔽的个人隐私亮给了很要好的朋友很容易就得到了同情和理解的情况,使我原来的胆小和顾虑减少了一大半。我有一个很好的同事,他又有两个很知心的朋友,他们之间又是战友,一个是他的同事,一个是当地报刊的著名摄影记者。一天,我还是经过慎重考虑,先在一家大宾馆登记了一套房,再把我的同事请来,讲述了我的那个特殊情况和请他来的目的。我同事听了以后,无独有偶,他跟靓妹一样对我深表同情,愿意给我帮忙。因他的同事跟他要处得近一些,记者又跟同事是战友要友好得多,我跟那记者还是很熟悉。我就叫同事把其战友请到宾馆来并带上最好的摄影器材说有重要摄影任务,因为关系太好了,那记者说马上就到。我听了不知有多高兴。急忙拿出我的变装道具,并给其同事交代我在卫生间里把装化好先不出来,记者来了后先不告诉他我是谁,或者就说是你刚认识的女朋友,等我出来后看他能不能把我认出来。同事说:“好”。一会儿记者来了,见只有战友一人便问:“什么事?”战友说:“等会你就知道了。”接着,战友把我叫出来,记者见卫生间的门慢慢打开,一性感女子缓步走来,只见她高挑的个子,瓜子型的脸蛋,肤白腮红,眼大嘴小,直发齐肩,流海齐眉,一对银质方块耳坠悬挂耳垂,一白色珍珠项链戴在脖子上,油绿色水晶手链和祖母绿宝石戒子分别戴在手腕和手指上。身着一姜黄色长袖套装,一对因未戴乳罩RT被薄而紧身的上衣明明白白地沟划出来的十分丰满的mm鼓在胸前,上衣下面一蘑菇状超短裙罩住了翘翘的臀部,腰间扎一连环树叶状的宽腰皮带,修长的双腿穿一肉色连裤袜,一双不算太大的黑色高跟靴使其双脚显得特别可爱。记者看呆了,“好性感啊!”便问战友:“她是谁?”战友说:“她是我刚认识不久的女朋友,”记者知道他的战友是一个爱交女朋友的先生,凡是女朋友,他都叫妹妹,跟本就没有想到我是(6)男身装扮,也就不以为然了。战友说:“你是人象摄影专家,快给我的好妹妹多照几张好照片。”记者本来就想多看他我几眼,于是,在很看了我几眼以后便动作麻利地照将起来,只听见快门“咔嚓”“咔嚓”,闪光灯忽闪忽闪,全身半身,正面侧面,外加特写,照的人被照的人都照了个痛快。紧接着我又去换了若干套服装,有坦胸露乳的,有三点式的,还有露脐的。照完之后,大家都累了,记者才发觉这个妹妹怎么不说话呢。记者问战友,战友把我看着,我给他点点头,战友就把我是谁和我的事情告诉记者,记者大吃一惊,跟本就不相信,一边说他的战友把玩笑开大了,一边两眼直沟沟地把我看了又看。这时我起身走到记者面前腰身微屈,双手反抠放在腰间深深地给记者做了个[万福],说到“老朋友,怎么,不认识我了吗?”完全一副男声腔调。记者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你,老朋友,你怎么搞的,怎么会这样?哎呀,太象了,你的mm咋个弄得这么大,”一连串的问题象连珠炮一样打出来。于是又一轮说明书发给了记者,同样得到了他的理解同情和支持。当天晚上记者就把照片印好亲手交给了我。 通过前几次隐私小范围地知晓好友,既使我做女人的心理得到了满足,又使我变装后的女人形象得到充分肯定,还因都是好友而相当安全,使我的胆子越来越大,甚至把我变装的场地弄到了办公室。我的办公室在四楼,平常很少有人到四楼来,加之我的办公室只我一个人用,很有用来变装的条件。一天下午我在办公室更换了几套装束直到下班后才感到基本满足,正想换装时忽然内急,我来不及变回男性服装就急急忙忙冲向厕所,一阵释放后倍感轻松。可返回刚走到一半时,忽见一人影从楼梯间转身走来,要想回避已不可能了,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单位的清洁女工小蒲。小蒲大约三十七,八岁,个儿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模样却长得十分乖巧,女性线条也很优美。她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太好,很珍惜这份工作,加之她任劳任怨,心地善良,不怕吃苦,乐于帮忙,单位的人都很喜欢她,此前我与她之间往来不多。在这种情况下突然相遇她会是什么反应我却不得而知。这时,小蒲已看见了我,她一时没有认出我到底是谁。她想,都下班了,哪里来这么一个高个子女人,她细细一看,只见这女人一身全白,上衣是白色韩式背帽白绒毛镶边的防寒服,貼胸一白色乳罩外套一白色薄型底胸吊带衫,高高的乳胸在白色乳罩后面直往外挤,抖动的RF透过薄型吊带衫明明白白地显现出来;下套一白色细呢绒短裙把脚穿绿色北京高跟布靴着白色紧身裤的一双长腿罩住了一小半。她看了以后还是不知是谁,倒还吓出一身冷汗,急忙转身要往楼下跑。这一瞬间我也楞住了,见她要跑,急忙想喊住她,哪知一开口,一厚重的男音从一“女人”口中发出,更把她吓得魂飞魄散,一溜眼跑得无影无踪。 小蒲跑了以后,我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不知会是什么结果。急忙恢复了男装,心想事不宜迟,第二天 我主动找到小蒲,如法泡制,又把我那一整套故事说给她听。她听得聚精会神,开始她还不相信是我装扮的,以为是我的女朋友,感到又新奇又好玩,也表示予以理解。之后又有一次在办公室变装被单位里曾经给我开过车的一个叫小羽的驾驶员碰见,也处理得很好。至此,先后以有五位好友知道我的事情,这些朋友都为我作了严格的保密,没有丝毫的消息泄露出去。直到现在,早的已有七八年了,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我对大家好,大家就向着我、护着我。 由于我变装的水平提高,变装的场地增加,变装的频率加快,变装私密的知晓度的扩大,仅在室内活动已无法满足我变装后作为女性需要展现炫耀的渴望,那次在梦中我被牛郎带上街和靓妹说可以手挽手了以后,我想明明白白地在街上穿着女装作为女人尽情地慢步游玩,让人们欣赏变装女郎的美丽和性感,那该有多舒坦啊! 为了实现这一愿望,我作了精心策划。我向知道我这一私密的好友靓妹,小蒲,小羽发出邀请,请他们下午下班后到城郊一路口上车,到离本市近三十公里的另一城市去玩。他们都很爽快地应邀赴约。下午我驱车来到小屋,精心挑选今天要穿的服饰,挑来选去我选了一条黑底上有白色呈云彩状发光图案的旗袍和一双白色高跟凉鞋,穿好后在小屋耍到快六点
妹纸其他帖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23: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学习变装和化妆 的Q  1989087289交流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4 12: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啊 !支持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9 07:33:10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边缘人变装社区创建于2006年5月   QQ:379954386(请说明来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边缘人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边缘人变装网站以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非边缘人立场,用户需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