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串演员唐振:一个在横店圆梦的东北男孩

2017-8-13 12:04| 查看: 35770


流光溢彩,厚施粉黛,一个高挽云鬓,一身红绸的姑娘缓缓登台,宛如画卷中走出的女子。轻踱步子,来到舞台中央,把彩绸舞得遍地生花。举手投足间的一颦一笑,都展现出万种柔情。一曲终了,含羞地轻施一礼。


“我家如是姑娘美不美?他啊,可是男儿身。”“老鸨”的一句话,结束了《秦淮八艳》第一章“莺歌燕舞柳如是”,也惊艳了现场的观众。没错,“秦淮八艳”才女之首的柳如是,是反串。

扮演柳如是的演员叫唐振,21岁的他来横店四年多,是横店影视城艺术团目前唯一的一名反串演员。他笑称自己是艺术团里的老演员了,但是老演员里年龄最小的。

曾经连大宝都不用

现在熟知每一种口红色号

昨日上午8时20分,一位一身黑衣,一头长发,戴着墨镜的“女孩”出现在横店明清民居博览城的东门,一双纤细的大长腿很是惹眼。“嗨!”若不是“女孩”开口打招呼,记者根本没认出来眼前的“美女”就是唐振。

上午场的《秦淮八艳》是十点半开演,而通常演员们早上八点多就要到化妆室做准备。唐振和另外一位主演一起有单独的化妆间。“今天那位同事休假,你随意就好。”唐振招呼着记者坐下,然后打开空调,“夏天在剧场演出是最幸福的了,因为有冷气,也不晒”。


和记者先前看到的浓妆艳抹的演出照不同,此刻眼前素颜的唐振显得更加清秀,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眉,确实长得很像女生,还是漂亮的女生。打开随身带着的化妆包,唐振开始上妆。“你可以问问题,不影响化妆,我现在动作可快了。”唐振笑笑说,“刚开始一点不会,化妆得一个多小时,还被同事取笑‘画得跟鬼似的’”。


艺术团会请来专业的化妆师给角色定妆,然后指导演员们如何自己上妆。“我的妆跟一般女演员还不太一样,因为我是男的,妆需要画得更浓一些。”唐振说,“说实话,刚学那会还是挺奔溃的,毕竟以前一点没接触过”。

“早上敷了早安面膜出来的,你知道早安面膜吗?最近挺火的。”唐振一边擦脸一边和记者聊天,“我以前连大宝都不用,现在因为每天演出都要化妆,护肤就变得很重要了。每个月的化妆品、护肤品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唐振说,开始反串表演后,房间里的化妆品和护肤品就越来越多,自己对化妆品也越来越了解,哪个牌子的口红好闻,哪个色号好看,哪款不易掉色,都一清二楚。


化好妆后,唐振熟练地换上衣服,带上头饰,而为了避免戴假发带来的繁琐,唐振才特意留长了头发。

选角时被自动分到了女孩组  考入艺术团才接触反串表演


唐振身高177,是出生在黑龙江的东北小伙,不过他说因为14岁就离家来到南方,东北口音好像不那么明显了。他毕业于山东烟台艺校,学习中国舞。

“那会身边的一些大人觉得,哪有男孩学跳舞的,以后工作都不好找。可是我自己挺喜欢,加上学习也不怎么好。”唐振说,毕业后,就去了杭州,在一个舞团工作,接一些商演,自己常常就是那一百多个舞蹈演员中的一个。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会有独舞的机会,离开杭州是觉得工资太低了。那时,同事的朋友在横店艺术团,就介绍我们过来。”言语间,眼前这个21岁的小伙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但偶尔也露出调皮的一面。


2013年3月,唐振考入了横店影视城艺术团,而他接到的角色是演艺秀《紫禁大典》里的蒙古使者,是一位女性角色,也有了第一次独舞的机会。“导演觉得我长相、身材都挺适合演女孩的,来横店我才接触到反串表演。”唐振说,“一开始挺自卑的,因为想要变成女孩让观众入戏,很难。不是靠妆容和服饰的包装就够,从一个男人到一个女人的转变,身段、神态、由内而外的入戏,没那么简单”。

为了成为合格的反串演员,唐振经历了无数的练习和表演的淬炼。《紫禁大典》里的一段水袖表演,他就足足提前练习了2个月。


每年,横店影视城艺术团内部都有新一轮的选角考试。2014年,寻求改变和突破的唐振参加了考试。因为现场有导演和演员先前不认识唐振,而熟悉他的导演也没有挑明,所以唐振竟被认为是女孩,工作人员自动把他分到了女孩组进行表演。最终,他的长相和表现,让他顺利拿到了《秦淮八艳》中的柳如是一角,另外还在另一部演艺秀《梦幻太极》中扮演笛子女和荷花仙子。

被男游客要微信号

笑言自己也会觉得人格分裂

每天,唐振的生活忙碌又有规律。

早上7点多起床,到明清民居博览城演出《秦淮八艳》,11点20演出结束后,去食堂吃饭,吃完饭能回宿舍休息一会,下午3点不到又要准备下午场的《秦淮八艳》,下午5点30,他准时到梦幻谷变成街头的“东方不败”,晚上8点,参演《梦幻太极》,往往结束后已是晚上十点。一天带妆串场,十多个小时。

唐振说,他一个月有四天假期,但暑假和过年旺季时,休息就少了,来横店四年多,过年都没回过家。

唐振一天要扮演四个不同的女性角色,在他看来,每个角色都不一样,柳如是高冷妖艳,东方不败是冷峻有杀气,笛子女和荷花仙子则仙气飘飘,“演着演着,我自己有时都会角色错乱,感觉有点人格分裂”。

《秦淮八艳》第一章甩水袖的唐振

东方不败是街头秀中的一个人物,行走在景区和游客互动、拍照。作为演员,要尽量满足游客的需求。不过雌雄难辨的东方不败,常常让唐振遇到尴尬的情况。

街头秀饰演东方不败

“前几天,有两位男游客要合影,我很自然地答应了。结束后,我就走向另一个地方,没想到过了会两位男游客竟买来奶茶找到了我,说要请我喝,因为在工作,所以不能收,他们就一直递给我,见我不方便,又开口问我‘美女能加个微信吗?’,我只能不说话,尴尬笑笑,然后走开了。”唐振说,这样的情况还挺多的。

唐振说,遇到小孩的时候会尽量躲一躲,因为怕自己的大浓妆和黑长假发会吓到小孩。

穿着厚厚的戏服,戴着帽子,行走在炎热、空旷的景区不是件轻松的事,而且这一走就要一个小时,中间得摆出各种姿势与游客合影,每时每刻要表现出角色人物的状态,挺累的。不过唐振说,自己还是喜欢这样的生活。

在表演中,常常被误认为女生,在生活中也同样有很多让人误解的时候。


“前段时间休假,我和朋友们去迪士尼玩,上厕所的时候就尴尬了,会被人当成是‘流氓’或‘变态’。”唐振说,这种事情在他身上发生了不止一次,之前在机场过安检,安检口是分男女的,我走过去,工作人员就直冲我喊‘你去那边女生的通道’,我说‘我是男生’,才放我过去,结果那安检员还是不好意思仔细检查。还有一次去公共浴室洗澡,我一进去,在更衣室的男士都连忙用衣物遮住自己”。

演员很辛苦

但更享受年轻时的拼搏

因为出现在游客面前永远是最愉快、最好的状态,所以很多人觉得演员是挺轻松的工作,但其实里面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

在接演《秦淮八艳》时,唐振练习了三个多月才登上舞台,开始的一段时间,每一个月,一半时间是主演,一半时间是群演。“角色是需要磨合的,除了编导指导,更多的时候是自己看视频看现场演出,然后一遍遍扣动作。并且,同一个角色,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表现和感觉。”唐振侃侃而谈。2016年下半年开始,柳如是就完全属于唐振一个人了。

左数第三个是唐振

而在《梦幻太极》中,唐振扮演的荷花仙子需要在30米高的空中飞来飞去表演。唐振有恐高症,以前站在四五楼往下看,都能头晕。“刚开始吊威亚的时候,可吓死我了。练了2个月,大腿都被勒紫了。”唐振说,“当时导演问我是不是很害怕,我说是的,他就说没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嗯,我也这么告诉自己”。正是幕后辛苦的付出,才有台前精彩的演出。


如果遇到雨天,《梦幻太极》这类室外的演艺秀一般会延迟或暂停,但有一次,演出开始时并没有下雨,中间开始下小雨,之后就是暴雨。“全身都湿了,雨水打在脸上,眼睛都睁不开,假睫毛也飞了,哈哈。”唐振说,“走位的时候,视线都是模糊的。可怎么办,还是得继续演”。那天演出结束后,观众给予演员们热烈的掌声,那一刻,唐振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晚上演出结束后,唐振有时会和同事们去吃夜宵。“不用在意体形吗?”记者问他。唐振笑着回答:“我吃了也不长肉呐,或许是白天表演多,运动量大吧。”而休息的日子,唐振则喜欢在家躺着,打打游戏。


对于反串演员,有些人不理解,甚至看不起。但对于唐振来说,这不只是他谋生的手段,也成为了他艺术的生命,舞台的一部分。“我的生活花销,都是用我的反串表演买来的,我很感谢它,不会轻易转行。”唐振说,自己喜欢跳舞,喜欢表演,虽然辛苦,但很享受现在的状态,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很知足,而且家里人也很支持,“我妈说过一句话‘好好努力,但如果累了,就回家’”。


对年龄、对外表,唐振也有着比普通人更深的焦虑,“时间让一个人的认知沉淀,但演员这个行业总是对年轻人偏爱。”唐振希望能留给自己更多的时间。


路过

一般
4

喜欢

大爱

崇拜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kaikai 2017-8-29 13:50
能认识你吗

查看全部评论(1)

边缘人变装社区创建于2006年5月   QQ:379954386(请说明来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边缘人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边缘人变装网站以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非边缘人立场,用户需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

 

返回顶部